“挖矿”前景的叵测会动摇比特币的根基么?

  • 时间:
  • 浏览:47

  

  尽管随着“价格翻跟头”时代的结束,随着2014年Mt.Gox等比特币著名平台的关闭,随着2017年“永恒之蓝”比特币在线勒索和今年初加拿大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Quadriga CX创始人科顿(Gerald Cotten)意外死亡导致投资人近2亿美元比特币资产“上锁”无法提取,随着这一系列“地雷”的相继爆炸,人们对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基于区块链理念的加密货币概念,早已不再像2013年以前那般痴迷,那般对其前景坚信不疑,但在一些国际投资市场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代理人和吹鼓手仍然十分活跃,比特币和其它一些加密货币的价格仍然“猴性十足”,继续着自2014年以来的大起大落走势(尽管波幅较最激烈时有所收敛),这不仅让许多比特币“死多头”继续守仓甚至加仓,也让一些笃信“富贵险中求”的高风险派投资者明知比特币暨加密货币理念如今已充满不确定因素,但凭借“好眼、快手”,仍然能借助其市场价格上蹿下跳、大起大落的“猴性”,玩几把心惊肉跳但收获不菲的火中取栗式操作。

  众所周知,号称“无中心”的比特币并非、至少在台面和理论上并非某个央行或其它权威性金融机构所发行的货币,而是通过一种所谓“挖矿”的机制,通过电脑网络设备、尤其是特制的“挖矿机”进行所谓“生产”,正因为此,迄今全球各国对比特币炒作风险的监管都难以落到实处,因为传统的监管体系不但很难捕捉比特币这种“无中心机制”的中心,而且监管层也担心“监管即合法”,对比特币交易进行更多监管,反倒会令各层面炒家、吹鼓手借机宣称“比特币已经完全合法”,从而掀起更多、更大的金融风浪。正因如此,迄今各国对比特币和其它加密货币的风险防范,主要集中在交易平台层面,即用现行法规从金融交易规范等环节间接监视,这样既有监管之实,又无需付出把比特币“扶正”的代价。

  但事实证明,这种监管思路很难抑制杠杆的野心和投资者的躁动,即便不能说是抽刀断水,也只能算是隔靴搔痒,聊胜于无。

  不过,倘若“挖矿”本身被“锁定”呢?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比特币并不是“币”而是“矿”,只有源源不断地“挖矿”,比特币市场才有可供炒作的要素,一旦“挖矿”被“锁定”,围绕比特币的各种投机泡沫,就很可能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去向。

  日前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一份“拟取消和淘汰行业产业”清单,在这份总数约450个的清单中,“加密货币挖矿”赫然在列,发改委对此表示,将在5月7日前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然后再作出最终决定,一旦正式决定,中国地方政府将不得通过补贴或其它福利形式支持“挖矿”。

  曾几何时,中国“矿工”一度站到比特币总算力2/3左右,2017年,中国宣布关闭加密货币交易所,并叫停了首次代币发行,于此同时中国能源价格持续上行,而“挖矿”是耗能巨大的产业,这些都导致部分中国“矿工”外流。但即便如此,比特币“挖矿”算力的相当一部分仍然滞留在中国境内(有40-70%占比的不同统计口径)。

  不仅如此,中国“华强北”等地还提供全球绝大多数“矿工”所使用的采矿机,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三大全球公认的矿机生产商2017-2018年风光无限,2018年里大批由“三巨头”生产的挖矿机从中国南方港口装船,源源运往北美西部人迹罕至的高山激流,利用当地廉价、丰富的电能继续“挖矿”不止。“三巨头”在2018年5月、6月、9月相继向香港证券交易所递交IPO招股申请书,谋求在香港上市,更为当时已显颓势的比特币暨加密货币市场,提供了又一轮炒作的依据和理由。

  如果“挖矿”和“挖矿机”这个比特币产生的理论源头和其进入平台的桥梁被从根本上切断,比特币维持商品属性的原理和依据即便不能说崩溃,也将从根本上被极大动摇,这对于比特币暨加密货币的炒作,将构成迄今最大的压制和威胁。

  尽管港交所方面否认了“将关闭‘挖矿机’生产商在香港上市大门”的传闻,但随着3月26日比特大陆宣布招股失败,喧嚣一时的“挖矿机三巨头上市”浪潮,不到一年时间即以全部失败而黯淡收场。

  据来自物流界的可靠消息,自去年底以来,一度热火朝天的“挖矿机运北美”已近乎偃旗息鼓,业内已很难再接到新的、将“挖矿机”从中国运至北美西海岸的订舱单,而一些后知后觉的北美“采矿机”买家,则正为“砸在仓库里”的大量库存“采矿机”如何清仓发愁。

  事实上,比特币直到今天并不具备正常货币(甚至游戏币、代金券)的基本常规功能:最初它实际上是一种被刻意包装成“电子货币”的虚拟商品,2013年及以后,则更变成了一种被叠加各种热点和概念的炒作题材,它有标价,会涨跌,起伏波动剧烈,有经验的炒家看中了这些典型的“期货特质”和少监管、易进出的特性,用驾轻就熟的“期货炒作法”,周期性地交替营造红、黑两极热点,强化其本就具有的大起大落属性,并从中反复套利。不妨将比特币比作正规市场上的“纸黄金”——很多人以为它是“货币”,其实自金本位制崩溃后,期货金就已只是商品,“纸黄金”则从来都只是商品而已。

  如前所述,比特币是商品、是概念,而不是真正的货币。不管它是“无中心”,“多中心”,还是实际上存在一个隐蔽的中心,其最终的目标也未必是让自己成为一种可用来买卖其它商品的新型货币,而非一种可用来被别的货币买卖炒作的虚拟符号。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认清这一点,比特币市场的泡沫总有消散的一天——而时至今日,还有几个人真心相信,比特币能担负起“新一代货币”的职能?2013年起默默矗立在加拿大温哥华市中心的世界首台比特币ATM机如今早已为大多数人、包括许多比特币“死多头”遗忘,因为除了少数“比特币圈”自编自导的概念性“路演”,近6年来并没有几个人在ATM机上用比特币兑换用于购物消费的实体货币,更没有几个人在寥寥无几的两三家“可用比特币实体店”购物,比特币之所以还能被炒,已仅仅因为它“能炒、好炒、能通过炒让一些人盈利”,以及另一些不足为人道的“特殊功能”了。如果中国和其它国家针对“挖矿”和“挖矿机”行业持续收紧,进一步约束其“炒作方便”,将注定对比特币产业构成迄今最大的压力。